微博 微信

188体育网址报道人生最後的一站

我们出生时,妈妈就给我们一张保证书,保证你一定会死。死亡这件事,是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。有些人很忌讳谈这个,以是我换成「人生最後的一站」,名字缓和一些,免得太过刺激。不过,这个问题终究没法避而不谈。

698

  死亡这件事,是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。有些人很忌讳谈这个,以是我换成「人生最後的一站」,名字缓和一些,免得太过刺激。不过,这个问题终究没法避而不谈。
  
  我們出生時,媽媽就給我們一張保證書,保證你一定會死。雖然天主的獨生子曾在橄榄山上救活一個死去的孩子,然而今天這個孩子仍在嗎?如果健在,他應該兩千歲了,可是他難逃一死。以是,人必須面對死亡,只是在那一刻,你是要走得很潇灑,還是很痛苦?

  一個人如果人生舞台不曾留白,最後要走時定然很潇灑。假如你沒有人生舞台,只有事業舞台,那麽面臨最後一站,定然感到遺憾,而後來生再刻苦。各位要留意,五福臨門當中的壽考終,是傳統中國人的一種期待,希望能平靜地,在家人簇擁下,到該去的地方,此是人生一快。最後這一站會痛苦的人,絕對是在生之時走錯了人生道路。

  提示諸位,這一站要走得好,前半段就得正確地把握人生的舞台。記得!是人生舞台,而非事業舞台。如果你事業成就非凡,人生舞台卻是一片空白的話,最後這一站鐵定會痛苦!

  爲何我們強調性命教育那麽重要,你不要奮鬥了七十年,到最後兩天再來後悔,以爲這樣就值得了。絕不可能!你最後兩天的後悔,等于將前此统统成就全部否定了。你認爲前面七十年的努力都是成功的,其實不然,那是上輩子遺留的福報。俗語說:「三代累積,一代清空。」你累積了三代的福報,這一代就用完了。你最後走的時候如果痛苦的話,下輩子注定會墮落。你說,投胎轉世到三惡道,誰知道啊?沒錯!問題是,真正刻苦的是你啊!你這輩子自以爲豐功偉業,可是最後盤點卻是minus,倉庫裏頭已經負債了,這時,你性命的下一站誰能替你負責呢?
  
  以是,我們甯可事業減收一半,把另一半保留給人生舞台,跟家人建立起家庭的文化,建立起個人的文化,讓性命再生。這是相當重要的抉擇與醒悟。能有這樣的明智抉擇,是爲智慧,這叫人生的覺悟。它能讓我們懸崖勒馬,擁有絕對正確的新生。那樣的新生活,是人生真正的開始,是否真有那個機會,端看自己了。

  這個機會,其實大家都有。家裏的父母親走了,或者老祖母、老祖父走了,當你面臨這些人生終點站的情境時,你就應該有所覺醒,要讓人生重新來過,但是我們卻一而再、再而三地忽略、放過。大家通常把這種事完全交給殡儀館去辦,或者找個和你同樣功利主義的道場,或者請教堂來替你收拾殘局,反正花錢就解決了,你還有什麽好在意的呢?你會有什麽醒悟呢?沒有!你在功利主義之下,把云云複雜又缺乏經驗的事發包出去就了了。你喪失了一次新生覺醒的機會,損失可大了。

  要知道,人的這種醒悟、重新來過,才是橄榄山上那位智者救活孩子的真正意義,而不是他真的讓死人活過來。他讓橄榄山上的那一群人感受到「人必須新生」,這樣人生才有價值、才故意義。然而今天有多少教徒能體會到這一點?

  每個人都必須面對這個問題,看看我們對家人的最後一程要怎样處理?乃至于自己到達終點站時,要怎样面對?這班人生列車最後要怎样出站?你如果不懂得處理,到時候一定心慌意亂。慌張之余,恐懼複臨,遂而造成你的墮落。本想潇灑走完人生,但最後一刻卻把自己絆倒了,那不是出洋相嗎,怎麽會是潇灑離開呢?平常的潇灑都是假的啦!最後這一站能毫無罣礙地走,才是真正的潇灑。

  各位,你看著家人一個個走了,怎麽去面對?他生前的最後一刻,你怎麽關懷他呢?想象一下,他臨走時,你對性命會有什麽感覺呢?你熱愛性命嗎?你珍惜性命嗎?你怎麽看待一個性命呢?

  一般人在世間只重視七情五欲的享受,那不是真正看待性命。現在,這個人今後就從我們生活裏消失了,你再也見不到他了,此際,你對其性命的存在所看到、所認知到的是什麽呢?你有沒有留意這一點?能留意這一點,才是智慧的啓蒙;若否,則智慧很難開發出來。
提示各位從這裏入手,認識自己,也認識性命,最後你才有能力面對人生的終站。家人的最後一站要怎樣給予關懷,這其實是性命的關懷,倒不是他要走了,才虛情假意地表示一番,好讓他在最後時刻放心。果真云云,你也未免太功利了。

  平常我們所認識到的性命都是活潑蹦跳的,大概眼目所及,皆是滿足欲望的部分,現在你必須很嚴肅地面對它--這個性命行將消逝,雖然色身尚在,但已不能與你相應了。這時你所看到的性命是什麽?這是個很大的警醒。如果你連此刻都得不到任何警策或醒悟的話,根本就無善根可言。

  此時,你應該可以感受到性命的存在,怎样和天地宇宙的真谛相呼應。所謂真谛離不開性命,離開性命即非真谛。譬如相對論是真谛,那與我何幹?這些「真谛」其實一再地被後世的科學家所颠覆,以是都是與性命無關的「理論」,而非真谛。真谛,絕對是屬于性命的,只因我們對性命的認識未能透澈,因此無由得見。想了解真谛、洞徹真谛,那麽你對性命一定有絕對性的認知。

  人生最後這一刻,讓我們很難得地直接面對性命的真相。要走的人有兩種狀況,一種是不安、痛苦、放不下,這類煩惱與刺激,看在家人朋友的眼中,會有一種不舍。由此可知,他個人的平生多半活在事業的舞台裏,而無真實的人生舞台。

  另外一種人,他很安詳,甚至還會安慰方圆的人:「人生難免一死,我已經了無遺憾了,該走就走了,大家好自爲之,我沒事的,我去該去的地方,那裏很美。」面對這種人,我們知道,他的平生沒有白過,他很踏實地走在人生的舞台上。他或許沒有叱咤風雲的大事業,但是他很紮實,不空虛,既不空虛,也就無所恐懼,沒有恐懼,面對死亡時,就會非常潇灑。

  我們就從這裏來認知性命是什麽。我常奉勸諸位,要過真實的人生,而不要過虛幻的人生。事實上,大地凡夫多半都在虛幻的人生裏掙紮。何謂虛幻的人生?這不是很容易诠釋的名詞。簡單的說,當一個人終其平生都在掙紮著求生存時,那便是虛幻的人生。

  如今雖是個富裕的時代,然而富有的人掙紮于生存邊緣者相當的多。爲何有那麽多的達官顯貴紛紛投入宗教的懷抱?因爲只有在這裏,你無需再爲生存而掙紮。那些叱咤商場、縱橫政壇,或活躍于各行各業的人,戮力鬥爭,競逐功利,卻爲了已身的生存而患得患失。他可能家大業大,甚至權傾一時,但人生卻是空虛、恐懼的,他到老的時候依舊痛苦掙紮,乃至于墮落,原因在此。

  提示大家,從朋友、家人的終點站,可以醒悟自己該怎样調整性命,以是這是我們新生的契機。假如你有了此一新生,那麽舊的平生,父母所生給我們的色身,事實上已經結束了。一個人不在此時先新生,等走到了終點站,性命行將結束時,雖然也是面臨一種新生,但卻是墮落的新生--一個充滿痛苦、恐懼、擾擾不安的結束,引領你走向墮落的來世。如果你能走得安詳、潇灑,那麽此生結束,來世的美好可期,不论到天國或極樂,總歸是美好的。以是爲何要到最後時刻性命行將結束時,才幡然悔悟,想求美好的新生而不得呢?

  因此,當我們看到家人或朋友,走完最後一站,即應有所覺悟,讓舊有的平生結束,重新來過,那麽你的天國、你的極樂天下,馬上就可以在這個世間兌現。這時你也會發現,自己對那些臨終者的關懷,是出自本心,毫不虛僞做作或應酬以對的。

  面對親人的逝世,你如果能很快地警覺,算是善根已足了。可是若在平時對家人、老人的關懷,即多注意的話,你會發現,覺醒的機會其實更多更長,而你新生的福報也將因此而更大。

  要知道,關懷老人所必須付出的時間和心力相當長,他有苦難病痛,卻不見得馬上死亡,有時往往一拖十幾、二十年,這時候,關懷就顯得特別重要,但有些人體會不到。所謂久病無孝子,你病久了,人家都怕了。以是能成懇面對性命,關懷老人,你會發現收獲良多,福報極大。

  佛教裏說照顧老人和病人,福報最大。哪裏大?在于你對人生有所體悟,對性命有所覺醒,這是最不得了的一項福報。而不是因爲不照顧父母,怕親戚朋友說閑話。基于對性命的熱愛,我們關懷性命,爲了使社會族群能夠擁有足夠的尊嚴,爲了讓家人和我們自己的性命,擁有同樣的尊嚴,以是我必須面對性命,誠摯關懷。這是發自內心的一項自然行動,絕不是要做給人家看的。

  如不能體會這一點,那所有關懷不過都是虛情假意。你對老人愈照顧,就愈象是要等著得他的財産;你對臨命終者愈體貼,就愈象是爲了要獲得他死後的庇蔭或保佑。這不是關懷,而是一種功利的交換,毫無意義。提示自己,看到人生的最後一站,便應珍惜性命、關懷性命、熱愛性命!

  很多人幾乎都不曾來到這個關卡,會面臨此一關卡的人,大概也多半不在了。在那個當口,到底發生了什麽事,幾乎沒有記錄可查,即使有,也都屬宗教方面的記載,難以查證,以致于有很多人不願意去接納。對知識分子而言,也多半斥之爲怪力亂神,很難真正去關心這最後的一剎那。你可能會問:「你去過沒?」告訴諸位,我是真正從鬼門關走一遭,跟閻羅王打一架以後跑回來的。你不信赖?修行人若未經一番大死,怎能了解什麽是性命的真相。

  人生臨近最後這一站時,所面臨的抉擇其實非常清楚。你若未到此地,根本不知道。以是爲什麽我們要跟各位說,你這平生最後的總結,就在那個彌留狀態﹙彌留中陰﹚當中。所謂彌留,即是神智逐漸模糊,色身的生理機能還在,但腦筋已經不清楚了,這時會有很多很多境界出現。此在經典中述之甚詳,我的目的也不是要講這些。

  我要強調的是,人的平生中,假如都極注意性命本身,而不是注意大腦,那麽臨命終的這一站,將是美麗的。下輩子,你會出現在很美好的地方。如果人生舞台輕易空過,即使你擁有極龐大的産業,忙到妻離子散,唯剩money、money,屆時你將懊惱不已。甚至由于過去競爭結下很多梁子,傷害很多人,這時你便陷入了恐懼,而這恐懼將使你墮落。前面提過,可能你已把前幾世所累積的福報,在這輩子的事業舞台上一體用盡了;福報罄盡,唯剩死亡一途,而死後將何往,那便是你所深感恐懼的。

  人生還是多留一些時間與性命空間給家庭罷!在人生的舞台上多所發揮,而不要汲汲營營于事業的舞台。你若能照顧到另一半、子女、父母、兄弟姊妹等等家人,甚至及于方圆每位朋友,這時很重要的狀況是,你的性命已開始滋長、茁壯。你絕不會局限在事業舞台上,受制于理性的性命而喪失了理性的性命。

  唯有緊守人生舞台,真實的理性性命才會滋長。一旦真實的理性性命獲得成長,人生舞台便會愈形豐碩,而不致于過一個虛幻、空洞的人生。壓抑著理性,而徒具理性,只會讓你成爲冷冰冰的人。你冷靜異常、理性之極,現代人稱之爲「酷」。酷的人毫無熱情,難以熱愛性命。理性不是酷,而是一種熱。你不熱起來,性命便是冰凍的,以是臨命終時,你會恐懼。你若擁有寬闊的人生舞台,它會滋養你的理性性命,讓你在臨命終時一樣充滿著性命感和性命力。雖然行將就死,卻依然那麽潇灑自在。

  缺乏性命力的人,只有理性而無理性的人,唯剩事業而無人生的人,到了平生總結的那一刻,將何往焉?那再清楚不過了。你絕對隱瞞不得!這平生中戴著很多面具,僞裝、虛矯、掩飾,人家可能找不到缺點,可是當此之際,你絕對無所遁形。你有再多的錢財,都難以弭平內心的空虛與恐懼。平常你可能藉著買珠寶、古董、字畫、藝術品等等來充門面,讓人覺得你除了事業之外,還很有涵養。然而事業終屬虛幻,內涵則是僞裝,而臨命終時你必須面對自己,喃喃自語之際,完全暴露了你的恐懼。誰關懷你?以往你揮動權勢財富、極盡狡猾之能事,把別人捆死了,這時誰敢松脫那個桎梏來幫你?都被你綁得動彈不得了,誰還能來幫你?

  想想看,一輩子爭權奪利、攬財握權,最後兩手一攤,得到了什麽?權勢、財富于你何有哉?跟你何幹呢?頂多墓碑上留幾句贊歎之語,但你平生的恐懼與無奈,最後無人能幫你排遣。

  各位,最後這一站要讓它豐富而有尊嚴,絕對無法輕易應付過去,否則性命就太草率了。最後這一站,必須正視它,面對它,它是我們平生的總結,你最後一刻還發現有負債要處理,那已經來不及了,以是事前就必須作好准備,不是死到臨頭,才要亡羊補牢。

  譬如你賺了好幾十億,平常利用各種手段,姑且不論是否貪官A錢或偷工減料、毀約……等得來的,就當作是符合良知、清廉守德,完全合法地賺了那麽多錢,可是你平常吝啬得要死,省吃儉用地攢了幾十億,最後要幹嘛?臨死才幹脆要人家幫你捐出去,那時已來不及發揮作用了。人,平常就該誠懇去做好,這樣在最後一站才能真正發揮结果。而你必須具備理性的性命,否則平常你也不會去做這些。這一點,大家現在就應該好好反省。

  對于死亡要怎样處置的問題,其實我們平常就應留意。瀕死才要處理,會來不及因應的。那要怎麽辦呢?平常隨時回顧自己的平生、反省過往,藉此預作調理,而不要等瀕死之際才想匆忙補救,那時候的惶恐會讓你把漏洞捅得更大。

  世間人對于死亡這一刻,其實是很窮于應付的,尤其是爲事業奔忙者,可特別要注意。我記得有一部電影,好像是「火燒摩天樓」。出入于該棟大樓的,盡屬社會名流,怎麽搶救呢?大家都想盡辦法,搶著逃出去,每個人編出來的理由都是什麽?「我不能死!」是啊!你不能死,難道別人就該死?平常云云尊貴、理性、頭頭是道,到了這個節骨眼,暴露出來的人性卻是云云不堪?

  各位想想,我們通常都用自己所能控制的部分去想,這叫用大腦,皆屬理性的作用。然而性命卻是非理性的,不!說得更實在一些,性命既是理性的,也是理性的。這兩種形容其實難以曲盡其意,但勉強說來,用理性不對,用理性,或許還比較貼近性命的實相。

  現在,你是用理性去推想死亡之際該怎样處理,這很難的。你平常積聚那麽多財富,完满是用理性的,你當然懂得一直安排到老、安排到瀕死之際,可是一旦真正面對死亡,性命會對自己的平生作個總結,這時候你所需要的是源自性命的那種處置,然而你的性命質量、格調、氣質那麽低,而理性部分卻已經云云昂揚高張,這時你怎麽調得過來呢?萬一慌張,怎麽辦?

  記得東部有位老先生,他的銀行存款有好幾億。但他每天都上菜市場去買人家即將收攤前的菜,因爲那最便宜。他一輩子便是云云省吃儉用而來。有一天,他把人家准備倒掉的魚買回家,結果媳婦發現魚都壞掉了,便都抛弃。那個晚上老先生想吃魚,媳婦告訴他魚壞掉了,以是丟了。他去垃圾桶裏翻找,發現被貓吃了,他很生氣,到夜市去,大聲宣布,今天要好好花一花錢!大家都很好奇,老先平生常那麽儉省,這一次他到底要花多少錢呢?眼看著老先生把夜市場逛了好幾圈,終于決定:「肉粽一粒!」這就是他一輩子所花最多的錢了。他年屆七、八十,卻從未吃過肉粽,今天因爲一肚子氣,以是要好好花費一下,因而買了肉粽一粒。

  各位,以你平生的理性,相較于你理性的發揮,大概所得結論,也是上億財産與肉粽一粒的對比。云云將自己平生的過程加以總結,你所能夠改善的,也不過是一點點而已。

  我碰到很多個案,很多老先生、老太太都屬社會名流。其中有位老先生,他的太太說,醫生幫他診斷只剩六到八個月的性命,但老先生卻堅持自己很健康,是醫生弄錯了。

  「醫生弄錯不要緊,你還是有備無患,趕緊念佛吧!我走過這樣的路,以是我知道這個方法對你絕對有幫助。」我提示他。

  「沒問題啦!我再活十年都不會有事。」他不接受我的建議。

  一個七十歲的老人說他再活十年也沒問題,聽起來很潇灑,可是半年後再遇到他,我問他怎麽了?

  他哀聲歎氣道:「唉!不行了。」
  「有沒有念佛啊?」我問他。
  「師父!你替我念啦!」
  
  怎麽替你念?你肚子餓,我能替你吃飽嗎?你一輩子努力,到頭來卻一點用處都沒有。提起一個念頭:「南無阿彌陀佛」,你都念不出來;我當然會替你念啊!問題是替你念沒用啊!因爲是你肚子餓,不是我肚子餓。各人吃各人飽,各人修各人了,你自己不修,那要怎麽了?

  原本你能從這裏挽回,可是卻不願意,爲什麽?因爲太理性了,最後只能慌張以對,還急忙問我怎麽辦。我都告訴你要念佛了,你卻请求我替你念;平常的老成持重、深謀遠慮,都到哪裏去了?你面對閻羅王,一籌莫展。

  我們平常就應該努力培養自己的性命質感,性命質感非常重要。記得啊!是「性命質量」的水平,而非吃得好、穿得漂亮、用得棒的那種生活水平。所謂性命質感,是與人相處的那份敦厚、包容;你接納別人的氣度;你提攜晚輩、种植後進、尊重老者的那份誠懇;關懷性命、熱愛人性、珍惜天下的统统存在……凡此種種,你具不具足?否則,怎麽提拔性命質感呢?怎样潇灑離去呢?

  應當記得,當我們離去時,地球依舊旋轉,太陽明天照樣升起來,千萬別把自己看得太嚴重!

如需轉載請聯絡本站:188体育网址·遍吉祥網 » 人生最後的一站

赞 (9) 打賞

評論 0

  • 昵稱 (必填)
  • 郵箱 (必填)
  • 網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賞一下文章作者

微信扫一扫打賞